感君一回顾

十八线小写手

【楚留香x你】如有意

看到楚留香说娶了张洁洁的时候我想死的心都有了

我去,我咋捡了一个情敌回来

还有这个傻子居然说我撒娇不如蓉蓉姐

还减了我的好感度!

二傻子,我跟你撒娇是因为我喜欢你!!!

废话不多说

正文开始

有虐有甜 结局he

少侠x楚留香


麻衣圣教一战之后,你方知何为“哀莫大于心死”,他只顾着抱着张洁洁,眼底心里没有你的身影。你做不到像苏蓉蓉那样离去,你为自己的一片私心,仍然想留在楚留香的身边。


踏月留香的浪子已然心有牵挂,你不过是他浪荡一生中一次偶然的相遇,他不会为你停留。你没有离开麻衣圣教,一直帮着楚留香照看张洁洁。他一勺勺给受了伤的张洁洁喂药,张洁洁好几次嫌弃药苦跟他撒娇,楚留香流露出的宠溺之情令你妒意横生。可是那才是他最爱的女子,你是楚留香的朋友,知己怕是都算不上。


华山弟子人穷志不穷,想当初你刚刚下山历练的时候何等意气风发,剑指天下。如今与明月对饮,满怀心事。“小友,天色已晚,不要再喝了。”淡淡的郁金香的味道窜入你的鼻尖,楚留香从你的手中将酒壶夺走。


“香帅……我以前……是少年不识愁滋味,现在我才知道,原来爱一个人那么难过……”你朝他苦笑,非要将他手里的酒壶抢回来,但是楚留香听了你的话之后,双眉一锁,反而将酒壶举得老高,你根本够不到。


“小友,不要再喝了!若是有何烦恼,只管说出来,我若是能帮你的,必然不会推辞。”楚留香不知为何,在眼前女子说出她心上有人之时,内心竟有一丝嫉妒,到底是谁走进了她的心里,教的他一向潇洒率真的小友为此神伤。


“香帅,你帮不了我……”你咯咯地笑了起来,然后就伏在桌子上痛哭,楚留香对待女子何其温柔,怎么能见得你在他眼前掉眼泪。只是他第一次感到无措,伸手去安抚你的手停在半空,又堪堪地收了回去。


你半夜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去,只记得后面哭累了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醒来时就躺在自己的房间里。“少侠,你醒了啊?”服侍你的侍女脸上挂着喜色,好像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要发生。“嗯……我昨晚是怎么回来的?”你的头还有些疼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
侍女接下来的话可是给苦苦单恋的你一个致命一击:“昨晚楚公子和我们圣女一起送你回来的,圣女今天打算宣布与楚公子的婚讯呢!”成亲?你整个人都懵了,楚留香爱张洁洁已经爱到如此地步了吗?如今还要娶她做自己的妻子?


你勉强挤出一丝微笑给侍女,硬梆梆地说了一句:“哦哦,是吗……真是恭喜啊!你先下去吧,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。”他即将成为张洁洁的夫婿,你也不打算再坚持,苏蓉蓉既然走了,你也不必再留吧。你没有告诉别人,自己收拾收拾就悄悄离开了。


楚留香与张洁洁的婚期定在三个月以后,他在你的房门前踟蹰,不知道如何告诉你这个消息,当狠了心去叩门的时候不见回应。“小友?”莫非你遇见了什么危险吗?楚留香想到这点,顿时慌乱了起来,连忙推门进去,只见人去楼空,你只给他留下来一张薄薄的字条:香帅,师门有事,我已经离去,不必挂念。祝你与张姑娘,白头偕老。楚留香看着你留下的字条,心情分外复杂,你还是离开他了吗?不同于苏蓉蓉的离去,他心中有所愧疚,得知你离开时,楚留香先是颓然而后陷入一种无力,他想即刻去寻你,又不知何处可去。


楚留香临窗伫立,脸上写满怅然。而他与张洁洁的婚约纯粹是因为麻衣圣教之中的几大护法逼迫,他此次就是赶来向你解释此事,不料想人去楼空。三个月之后才结婚,一切都有变数。麻衣圣教的事情被你的华山师妹知道了,她非要替你去追回楚留香不可。于是就有了后来发生的事情。


武当掌门萧疏寒要迎娶华山女侠的事情轰动了整个武林,关于这个华山女侠的身份可谓是众说纷纭,传的最多的还是楚留香身边的少侠。当然,真正待嫁的是你的小师妹。


楚留香在江湖上名声显赫,自然是要给他送上一份请柬的。华山的女弟子找来的时候,楚留香第一反应是你出了什么事情。


“这是……”楚留香拿到大红请柬的时候手上一颤,莫不是他的少侠?不到短短一个月,她就要嫁作他人为妇了吗?想到这一层,楚留香的心就抽痛了一下。凭什么那个男人可以娶他的少侠?他握着折扇的手不由得紧了几分……


你的师姐满脸忧愁地说:“香帅,我这个小师妹啊,她一直承蒙你的照顾,而且其实一直喜欢你很久,就是胆子小不敢说,这次婚事实在是她不愿……”她顿了顿又说道:“还请香帅帮一帮我的小师妹。”


楚留香“啪”地合上自己手中的折扇,心中一阵狂喜,他道:“楚某与少侠多次患难与共,此次她不愿做的事情楚某自出手帮她。何况……”何况他也是喜欢你的,你对他来说不同于对苏蓉蓉的倚重,对张洁洁的好奇,是喜欢,是爱。


听楚留香这么说,你师姐心中大喜,这两人一看就是郎情妾意,到时候一定就成了。武当与华山,楚香帅和你,两段好姻缘,到时一定是武林的一段佳话。“那一切就拜托香帅了……”


师姐走后,楚留香看着那张大红请柬,上面你与武当掌门萧疏寒的名字十分刺目,而他却不知道,这张请柬是为他量身打造,其他人拿的请柬却不是这样。楚留香反复琢磨着你师姐所说的话,心中一时间被满满的暖意填满,至少他知道,他与他的小友心意相通。



小师妹试婚服的时候,你也在场,那一身如火嫁衣衬着她姣好的面容与幸福的笑脸,作为师姐的你,看着既欣慰又有点遗憾,一见香帅终身误,这一辈子你可会为他人披上嫁衣?小师妹胡闹,她非要让你也穿一次嫁衣,不管你愿不愿意,非要让你穿一次。其实,她们早就打听清楚楚留香上了华山,这是故意刺激一下楚留香,在你更衣之时,小师妹就偷偷溜走了。


你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,双颊绯红,眸光潋滟,那身衣服穿在你身上也十分合身,沉甸甸的凤冠压的你喘不过气来,你正看的入神之时,就发现你身后忽然多了一道白色的身影,他的双手按在你的肩膀上,力道大的吓人,语气甚是冰冷:“很好看。”


“香帅,你怎么在这里?”你一惊,立马起身,就对上楚留香略有些阴郁的眼眸。“我若是再不来,小友就要嫁给他人为妻了……你叫楚某如何舍得?”他叹了口气,“那日你师姐来找我,说你不得已要嫁给武当萧掌门,小友不知楚某心里多难过,但听到小友倾慕于我,我与你心意相通,无论有多难,我都要来找你。”


“香帅……我没有要嫁给萧掌门,与萧掌门即将喜结连理的是我的小师妹……而且香帅说我们心意相通?”你的心中是按耐不住的狂喜,这么说来,香帅喜欢的不是张洁洁,而是你?!


“果真?那为何你师姐给楚某的请柬上写着你与萧掌门的名字?”楚留香虽是疑惑,但是此刻喜悦已经让他不想去思考其中的缘由,只见眼前他心心念念的女子的模样娇羞妩媚,女子的柔情与她的侠气巧妙的结合在一起,这身婚服又让她显得更加娇艳动人,楚留香把

你狠狠地拥进怀里,“不管如何,楚某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。”


“香帅,那张姑娘呢?”你想起了还在麻衣教的张洁洁。楚留香道:“麻衣教逼着我娶她为妻,我想了个法子脱身,就赶来华山见你,你放心,一切有我。小友才是楚某唯一的妻子。”


门外你的师兄师姐们飘然而去。“这么说我们华山是武林赢家?”一个师兄说道。“那当然,华山两名女弟子,一个嫁了武当萧疏寒,一个跟了楚留香,啧啧。”“唉,这么说华山不用还武当钱了?现在都是一家人了啊!”






【叶修x你】绝命书

ooc属于我

原著属于虫爹

本系列全刀

慎入

若有人想祭奠我,不如点包中国烟,倒杯中国酒。对着祖国山河,你目之所及就是我。

叶修喜欢抽烟,即使被抓也不会例外。他坚持用自己的钱买烟,当你把雪茄递给他的时候。这个中国男人笑着摆摆手,说:“小姐,我们中国人虽然穷,也是买得起烟的,不用你们施舍。”

他来自一个叫做兴欣的小分队,他非常有头脑。在叶修刺因为一次刺杀行动失败不幸被捕后,当局费尽心机拉拢他,希望他为自己做事。你是日伪政府的人,一个心狠手辣的中国女人,叶修由你负责。

“我们是同胞,理应互相帮助。”你客气地一笑,出乎意料地,叶修把那包烟收进囚衣里:“小姐,我不是你应该帮助的同胞。你应该帮助的,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苦难的其他四万万人。”

“我当然在努力,只是你们这样的蠹虫在破坏着中国的复兴。叶先生,放弃你们愚蠢的坚持吧,它不是正途。”你对叶修说,他望了过来,嘴角扬起一丝笑意,叶修坐正身体,他一字一顿地说:“小姐,我是南京人。去年的十二月,你所期待的救世主把那座城屠的一干二净,你的同胞死在他们屠刀下的时候,你在做什么?”

南京!

从1937年12月13日,这座百年古都陷落的开始,它就遭受了最血腥最凶残的屠杀。你怎么会不知道呢?但那又怎么样?你还在这么想着,就看到了叶修的双眼,他的眼神要洞穿你的灵魂,你一向自诩冷静,可是现在双手却开始颤抖。

“看起来叶先生还是不愿意合作?”你转移了话题。

叶修坦然一笑:“中国人只和人做朋友,不喜欢和禽兽为伍。即使禽兽也有两条腿,也会走路,也会说话。”你正要发作满腔怒火,可是他好像没有看到你的愤怒,转而看向囚室里开的小窗,缓缓吐出一口烟雾。

你离开了囚室,现在是下午五点。

上海霓虹初上,这里依然是十里洋场,国土最为繁华的地方。你靠在车门上抽烟,脑海里是刚刚的叶修。所有的刑具加在他的身上,那个男人没有低头。

他说,中国人的筋骨是铁打的,中国人的骨气是钢水浇灌,所以他根本不畏惧任何刑罚。他嘴里淌着血,眼里却含着笑。

一个向死而生的蠢货!你把烟扔到了地上,用鞋子把烟头捻灭。你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,看见几个日本士兵推搡着一个中国女子,她缩在那里瑟瑟颤抖,她的眼里是绝望是恐惧,一个男人扑向那群日本士兵,他持着一把刀,想要护住那个女子。

那群穿着黄色军装的日本士兵大笑,他们举起了刺刀枪声响起了,那个男人倒下了。留下了那个中国女人。你看见她被那群禽兽——是的,这个词忽然从你的脑海里冒出来,拖到了一边,他们开始自己残酷的所作所为,全然不顾周围的行人。

你忽然发现那个女人的手里握着男人的刀,她用那把刀割开了自己的喉咙,鲜血留了下来,那个女人的眼里没有恐惧,她对着天空大笑,她望着那群两条腿的禽兽,眼神像极了刚刚的叶修。

你感受到恐惧,你的耳边似乎传来叶修的嘲笑声,你压抑不住自己的恐惧,缓缓地抱着双臂蹲了下去。

中国人只跟人做朋友。

你的同胞死在他们的屠刀下的时候,你在做什么?

小姐,我们中国人虽然穷,也是买的起烟的,不用你们的施舍……

叶修死了。

是自杀,咬舌自尽。

你过来检查他的尸体,发现雪茄盒里面有字。是他的血书,也是他的绝命书。

告同胞书:

你们读此书时,我已经成为千万亡灵之一,那没什么关系,因为我早已经是行尸走肉,一个死人是不怕死亡的。

自1931年9月18日起,中国也已经被黑夜笼罩,我不曾再见过黎明。我想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,现在的每一天都是黑夜。我与很多人一样,愿意把自己的生命交给这个国家。这是我赖以生存的土地,这是我灵魂栖居的故乡。

很遗憾,如今我身处敌手,唯有一死可以报此国。我能够看到,未来依然有无数的中华儿女前仆后继,无论他们是在沦陷区,还是在大后方,还是在海外……但凡明月朗照之处,总有中国人永不停息地战斗。我所未尽的事业,必有后人承担。

我对战争抱着必胜的信念,即便今时今日我看不见黑夜的尽头,我想后人终有一日会把这个喜讯带给死去的我。那一刻,我的灵魂将从地狱里走出,与这个伟大的国家一同走向新生。

我从南京而来,踏过鲜血与炼狱。他们用刺刀贯穿母亲的身体,他们用汽油烧去我们活着的同胞,我每每闭上眼睛,看到的都是同胞们的惊恐面容,耳边回荡的是他们凄厉的叫喊,这是我的噩梦。现在我将为他们献出我自己的生命。

我不怕死亡。我的朋友已经在黄泉路上为我准备好烟酒,我死在东北的未婚妻在向我招手,在地底下,有千万个国人与我作伴,尽管我不知道很多人的姓名,但我明白他们是我的朋友,是我的家人。

若有人想祭奠我,不如点包中国烟,倒杯中国酒。对着祖国山河,你目之所及就是我。

有一件事情上来上海新闻的头条,一个日伪政府女官员叛变,枪杀数位高级军官,最后被乱枪打死。据说她的手里攥着一张纸条。

好像是那女人的绝命书:以血报故土,以死谢国人。

1945年8月15日,日本投降。

【韩文清x你】绝命书

这是一个都是刀的系列
ooc属于我
原著属于虫爹
可能设定与现实不符
大家将就一下吧

致韩文清:
       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可能已经死了。他们很快就要找到我,并且把我带走。我爱你,如果我能够从战火纷飞的中东生还,那么我一定把我剩下的人生都留给你,陪着你。

       现在的你,应该在准备第十二赛季的决赛,这是你最后的一次比赛,很遗憾,我不能陪在你的身边。韩文清,我记得我离开之前,你坐在床前,那天你披着一件霸图的队服,拒绝了国家队的邀请,你打算把你最后的一点光辉彻底给霸图,一个你战了十几年的舞台。你把我送上了飞机的时候,对我说:“我们的生命只有一次,有什么事情总要尽力去做,所以我不阻止你去中东,让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。”所以我虽死不悔。

        战地记者这条路无比艰难崎岖,我在这里总是想到你,想到在家里在电脑面前认真的你,随着炮火声与枪声渐渐清晰,你的眉目在我的脑海中越发分明。韩文清,我一点都不害怕,因为我知道我有你。你是一往无前的队长,你的勇气已经超越了战队,不可抹去地烙印在我的生命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 在过去的一年,我把我的时间都留给了工作,没有分一点点给你,可是在这最后的时刻,我发现我已经无暇去记录身边的一切了。脑子里都是你——韩文清。我想起那年我们在街头初见,你戴着鸭舌帽,戴着黑色的口罩,用那对看起来就凶神恶煞的眼睛吓走了围住小姑娘的混球,然后逮住了那时还是八卦记者的我,是你劝我去认认真真地报导这个社会,用我的相机,有我的笔,去为渺小发声,为光明引路。你帮我找到了我的价值所在。韩文清,是你让我变得坚强,变得独当一面。

        你是唯一一个记得我生日的人。我记得你第一次给我过生日,那一天霸图输给了蓝雨,我以为你会沉默,会失落,可我拉开家门的时候,看到是你捧给我的生日蛋糕。没有想到,一向冷面的霸图队长,会捧着蛋糕,笑得像个孩子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如果我回不来了,你一定要忘了我,找一个女孩,为她捧生日蛋糕,照顾好自己,照顾她。不然我会在黄泉地下恨你!你还要带她去游乐园,女孩子都喜欢去这个地方。我和你还没有来得及去,如果你能够和别人一起享受到这份快乐,我会很欢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韩文清,我听到了恐怖分子靠近的脚步声,我不知道我还有多少时间。我已经向大使馆求救了,我想他们未必找得到我,但是一定可以带走我的这个u盘,这封信一定可以到你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真的一点都不恐惧,因为我现在曾经做的事业,虽然渺小,却肩负着一种使命,我把战地里的每一个故事都写了出来,让世界还记得这里遭受苦难的人民。你所期望我做的事情,我都做到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们已经很近了,这封信恐怕只能到此为止了。
        如果可能,韩文清,忘了我吧。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你。

       霸图十二赛季的问鼎,为韩文清的职业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感叹号。这位征战多年的霸图老将,终于可以光荣地退出比赛的舞台,成为荣耀一个传奇,成为粉丝口口相传的英雄。
         就在那一天,在中东那片焦土上,恐怖分子公开处决了一位中国籍的战地女记者,她笔力千钧,在过去的一年里发布了很多让恐怖分子将她恨之入骨的报导。
        他是在庆功宴上接到的电话,来自于官方。张佳乐看见,这个霸图最坚韧的男人脸色逐渐灰白,他沉默地倒了一杯酒,敬与月光,洒入黄泉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韩文清取到了你的遗物。只有这个小小的U盘,里面是你的遗嘱还有绝命书。他不可能忘记你的,他永远记得那个在登机口回眸一笑的明艳女子,现在的她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,由中国政府交了赎金,运送回国,葬入陵地。
        认尸的那天是霸图全员陪着他去的,张新杰为他念完你的绝命书,霸图队长将冠军戒指艰难地戴在她僵硬的手指上。对身后的队员们说:“我一点都不难过,我真的很为她骄傲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多年后,韩文清与一个女孩步入婚姻的殿堂。
       在他离世的时候,韩文清把遗嘱捐给了中东地区的慈善机构。

【叶张】不要牧师?!

ooc预警
这是我第一次写耽美
我骨子里没有腐的基因啊……
so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东西
@张家人_爱秀秀

张新杰低头看了手表,离全明星赛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。演播厅中陆续坐进来各位职业选手,大家都开始各自的攀谈,他的胳膊被人捅了捅,来人是叶修。
他手里夹了支烟,烟蔫蔫地垂着,“唉呀,这位子舒服,我也有好多年没坐在这儿了。”叶修颇为感慨地说,张新杰淡淡地说了句:“这里面不许吸烟。”

“知道知道,这不是拿出来过把瘾吗?”他把烟叼在嘴上,有些怅然若失。“张新杰,我们认识多少年了?”
“忘了。”张新杰根本没想算,“但是我们会一直是朋友。”叶修贼兮兮地凑了过来,他忽然一笑:“你是这样想?我可不想只限于朋友……”
“你什么意思?”张新杰因为他的靠近,脸上居然有些发烧。叶修又端端正正地坐了回去:“字面上的意思,这演播厅怎么这么热……”
“可能叶队不习惯这个温度的空调。”26度,很热吗?

回想一下全明星赛,张新杰就些后怕,因为叶修一句不要牧师,他很荣幸地缺席了团队赛而打了一场半个小时的划水赛,那种无聊的感觉张新杰不想再有第二次。
这天晚上组委会也特别恶心,安排的是双人房,但是组委会居然拍板让全明星赛的选手们抽签决定室友,张新杰觉得今天自己跟叶修有些过不去,他的室友就是这位荣耀心脏叶修。
“叶队,又见面了。”他拉着旅行箱进了房间,叶修为他关上门,走到他的身后。“张新杰,我觉得我们两个人今天挺有缘分的。”叶修感慨万千地说。

“叶队,既然你不要牧师,跟隔壁换个人怎么样?”张新杰想起今天全明星赛上的是,就挑出来打趣他。叶修说:“我是不要牧师,但是要张新杰。”

【恋与制作人】李泽言x你 情人节

妈卖批
不是我说情人节约会里
女主真的是太婊里婊气了
微笑脸 所以约会李泽言这种事情 还是自己来吧

情人节是属于情人的日子,像你这样的单身狗只能在公司加班,大家基本上已经走完了。李泽言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你刚刚目送公司最后一对小情侣走开。
“喂?”你看到李泽言三个字在手机上跳出来的时候,你的心里一跳。他低沉嗓音仿佛在蛊惑你:“·你还在公司吗?我……想请你吃个饭,有些事情想跟你说。”
“去那里吃饭啊?是souvenir吗?”
“嗯,那你现在下楼吧,我在楼下等你。”
不知道为什么,你的心里竟然有隐隐的期待。

今晚的souvenir是被精心装潢过,里面还摆上了精致的玫瑰花,窗帘的颜色也被换去,变成可爱的粉色。
“今天的souvenir跟平时很不一样呢?”你感受到这家精致的餐厅里的浪美气氛,不由自主地望向正在忙碌的李泽言,他的侧脸弧度柔和,你的心里泛起阵阵涟漪。
“嗯,我今天下午让蔡老先生简单布置了一下,毕竟是过节嘛!”李泽言为你端上他做好的晚餐,他的耳根微微泛起红晕。

简单的布置了一下?你狐疑地望了下四周,这跟你上周来的时候相比,简直就像重新翻修了一遍……
“李泽言,你今天找我吃饭是为了什么事情?”该不会是谈公事吧?那也太煞风景了!
“咳,其实今天请你来吃饭的事情就是,新研究了几个菜,请你来试吃一下。”李泽言体贴地为你揭开盖子,你在心里偷笑,真是一个别扭的李大总裁。他揭开盖子的时候,饭菜的香气就溢了出来,你本来就很饿,现在更是忍不住开始大快朵颐。
他含着笑看着你不雅的吃相,不由摇摇头轻声说:“你慢点吃,别噎着,连吃个东西都看起来那么笨!”

“看在你的饭菜的份儿上,我今天不跟你计较。”你心满意足地舔了舔嘴唇,无意中对上他温柔的视线,脸上登时热辣辣地火了起来。
他拿起一张纸巾,轻轻地伸向你,然后为你擦去唇边的一粒饭粒:“怎么这么不小心?”
“李泽言,你别……”你紧张到大脑缺氧,他他他……怎么可以这么撩?当他的身影靠近,当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钻进你的鼻尖,当他的亲昵温柔撞进你的心房,你只觉得呼吸一滞,心跳呼吸都开始紊乱。

他像变戏法一样拿出准备好的玫瑰花,递给你:“情人节快乐,还有,”李泽言顿了顿,“我喜欢你。”
我喜欢你!
我—喜—欢—你!
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在你的脑海里回放,他优雅柔和的嗓音让你错愕。喂,姑娘!李泽言在说我喜欢你啊!恋语市的最大的钻石王老五在说我喜欢你啊!你在心里对自己说,“我我我……我也是。”你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时候,是看见他逐渐沉下去的眼神,该不会是李泽言因为你沉默太久误会了?

“什么,你再说一遍?”李泽言的眼神亮起来。
你低下头去,抿唇笑笑,然后大声地说:“我说,李泽言我喜欢你,我特别特别喜欢你。”原来李泽言也会脸红,你看见他的双颊泛起红晕,更是大胆地亲亲他的脸颊:“我们要永远在一起,李先生。情人节快乐。”

【200fo点文】谢谢各位小天使

居然不知不觉200fo了
感谢关注我的小可爱们
所以你们想看什么尽管砸梗
帖子一直有效
开车也是可以哦

那些年甜甜虐虐的爱情:烟花5
我第一次用图片啊啊啊啊啊啊
刚刚被屏蔽了

【王杰希×我】是我不是你

ooc预警
其实我一般不写第一人称
可能会写的不是很好
@常安-王杰希的女人走路带风(高中半弧)

我抄着手走在街道之上,北京冬天又干又冷,满大街的树都是光秃秃的,只有零星几片叶子挂在树上,颤抖在北风里。河流封冻,绵冰层向辽远延展,似乎是要爬伸至世界尽头。

冬天是冷的,我的心也是冷的。

我跟王杰希认识了二十多年,同住一条胡同,搬进如今的小区,小的时候他是呵护你的邻家哥哥,长大之后,他是我藏在心里的爱人。
我从来没有告诉过王杰希,我喜欢他这件事情。
所以,我想我大概是错过了他……

我的思绪倒回到昨天晚上。
王杰希突然打电话过来,他在电话里问我:你觉得……什么样的房子好?
买房?你为什么忽然想这事情?我特别好奇。
咳……因为……我打算结婚了。他犹豫了很久才告诉我。

呵……他居然要结婚了。
哦哦……恭喜啊……
我还记得我昨天晚上敷衍的祝福,以及敷衍的答复。

我曾经在我的脑海里描绘过我与他在一起之后,美好的生活蓝图。事实上,这是我的一厢情愿,是我自作多情。你喜欢的王杰希,身边早有佳人在侧,而他甚至将要与她一起步入婚姻的殿堂。

不要去想了。
我叹了口气,兜头兜脑吹来的冷风让你勉强清醒过来。

失恋的女人除了买买买,吃吃吃,还可以喝喝喝。
我很光荣地阵亡在吧台上,鬼使神差间我拨通了王杰希的电话,我迷迷糊糊地告诉了他我在的地方。
他会来找我吗?
还是说他在此时,会选择陪着他的未婚妻呢?

王杰希赶来的时候,他只看到他心心念念呵护了这么多年的小姑娘,被几个猥琐的男人团团围住。
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他拨开人群,一直冲到她的身边。
“干什么?老子的女朋友,你说呢!”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伸出手就要去揽在吧台上的女孩子。

“她的男朋友,是我不是你!”王杰希从来没有一刻像这样愤怒,他素来冷静自持,无论是在荣耀上陪到何等对手,他都会尽力克制自己。

这一次,他失态了。

“哟,怎么,你的女人?就你也配?这么可人的妞,你哥哥我要了!”对方显然不把王杰希放在眼里,抄起桌上的空酒瓶就朝他打过去……

我睁开眼的时候,看到的是絮絮叨叨的母上大人。
“你也是的,长这么大懂点事儿行不行,人家杰希工作那么忙,你跑到酒吧喝那么多,完了还要杰希去接你,现在好了杰希为了你跟一群小混混打了一架,现在人进了医院……”母上大人见了我刚刚醒来,就开始开嘴炮炮轰我,我宿醉之后,本就头疼欲裂,可是她这一番话却让我清醒过来。

“他去医院了?在哪里?我现在就去!”我吓得赶紧翻身下床,发觉自己身上还穿着他的外套。

你在医院里找到王杰希的时候,他的伤口已经处理完毕,微草的队员们见你来了,就自觉地散去。
“王杰希……你没事吧?”我看到王杰希脸上身上的伤口,顾不得形象,直接就在他的面前哭了出来。

“你别哭啊……”幸好没有伤到腿,他直接从病床上下来,把你抱在了怀里。
“对不起……王杰希,是我不好……”我根本克制不住我自己,他眼睛边上唇边都有淤青,看起来就伤的特别重,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我自己,我怎么可能不哭。

“我真的没事。”王杰希轻声哄着我,他的怀抱特别温暖,我贪恋着他的温柔,竟然想多靠一会儿……或者永远靠在这里,他忽然想起什么,凑到了我的耳边说:“你知道你昨晚回来的路上说了什么吗?”

我一个激灵,难道我说了什么冒犯他的话吗?
“你说你特别喜欢我,特别想嫁给我……碰巧了,我也特别想娶你……所以,我的小姑娘,你要不要做我的新娘?”

“所以房子是买给我的?”这句话直接脱口而出。
我差点想一巴掌扇死我自己。

“嗯……我当时还没想好怎么说,所以……”王杰希难得地有些害羞。“你不会是误会了吧?”

“王杰希……换做是你,你难道不会误会吗?”

“我是王杰希……又不是你这个傻姑娘。”他轻轻一笑,随后揉了揉我的头发:“对不起,以后不会了。以后我也会像昨晚那样一直保护你。”